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3200章 靈域!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靈域王府!

    這是一座不同于道王府、相國府的莊園,縱橫足有五百里,浩瀚如天海,其內綠植極多,古樹林立,繁華爭相斗艷各不相同。

    與相國府的奇門不同,靈域王府門前,則有一座“靈域”,那是一株古樹。

    古樹枝繁葉茂,直插天穹,而今被人雕琢了,變成了一座“靈域”,每一片葉都如同一座宮闕,枝條如氣韻充斥葉片間,極其瑰麗。

    它像是一幅古畫,以古樹雕琢靈域!

    “僅以此畫,當顯靈域王府非凡,的確有大氣魄。”凌風望著那副“靈域”,滿心吃驚。

    這世間敢以古樹雕琢靈域的只怕極其罕見,而在靈域王府也只有域王才能夠辦到。

    “戰神好眼力。”

    吳管事點點頭,說道:“這幅靈域乃是域王雕琢而成,用時五年,成畫時天地異象,斗轉星移,至今依舊被津津樂道。”

    “以靈域為道,以古圖入門,域王可是一位厲害的人物。”

    凌風瞇著眼睛,他在靈域中看到的極多,只有以古圖入門,方可鑄就這等畫面。

    顯然,域王是一位另辟蹊徑者,不局限于傳統的武道修煉方式,專研古法而晉階,堪稱一代天驕。

    而這種另類問天者最是可怕,非尋常道,想要對付就要看破,特別是這座“靈域”,一旦步入其中,將成為畫中人物。

    毋庸置疑。

    小域王定是遵循父道,以古畫為道,并以“靈域”問天,就實力上來說,應該比第九相、小道王要可怕的多,難怪天瀾會提醒自己了。

    戰車徐徐而行,開往戰域,并沒有在門前停留,正如吳管事所言,小域王早已在恭候凌風的大駕。

    不多時。

    戰車停了下來,凌風跳了下來,入目便是一座浩瀚星域,一顆顆星辰像是雕刻在天穹上,極其炫目,幾輪彎月徘徊于星辰間,令天穹極亮,但與極晝不同,那種亮度僅僅是清亮。

    星辰僅有在夜空中才會這般明亮,因而星域是一片夜空,不同的是在夜空下,并非是一座巨山,而是一座湖泊。

    湖水倒影著星辰與彎月,在夜空中就如同與天穹一色,湖天相融,宛若一個整體。

    這便是靈域王府的戰域!

    此刻,戰域四周早已是人山人海,來了許多人,凌風望了一眼不禁莞爾,還都是些熟人,不僅徐天空、吳羽等人來了,就是相國、第九相等人都來了。

    當然,道王與小道王烈鑄也來了,正坐在虛空中,哪里不知道是誰搬來的兩把椅子,或許是他們自己帶來的,因為其他人都沒有落坐,這可不像靈域王府的做法,否則會成為詬病。

    “戰神,那小域王可非同一般。”

    道王循聲望來,與凌風對視一眼,說道:“而且,小域王乃是問天五十年的人物,你可要小心了。”

    同時

    ,他傳音對凌風解釋了一番。

    小域王的確是傳承了父道,以古畫入道,天子縱橫,在榮耀國度堪稱第一天驕,即便是放眼萬古都極其罕見。

    五十年前,小域王一幅“靈域”直驚萬道,并以“靈域”打破了天尊禁錮,突破時間界限,問天晉階成為至尊人物。

    這等人物哪里是非同一般,簡直是妖孽。

    “任何大道一旦入癡都將不同。”

    凌風暗自點頭,這般說來,小域王倒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對手。

    凌風掃視眾人,與其中一雙眼睛相對,那是一雙極其漂亮的眼睛,而眼睛的主人正盯著凌風,目力復雜又純凈。

    天瀾就是這么一個人物。

    這兩日,她的人生觀都如同坍塌了一般,那個人物以天尊之力鎮壓至尊,做了古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堪稱傳奇。

    在凌風面前,她竟是有些悲觀了,因而目光才會那般復雜。

    凌風又望向了徐天空、吳羽等人,這兩個人精則含笑致意,并沒有敵意,與先前的態度大不相同。

    顯而易見,凌風強勢鎮壓了兩位至尊人物,傲視古今,有資格傳承“榮耀戰神”這個稱號,如果這等人物都沒有資格,那就是在侮辱戰神先烈。

    “戰神,請!”

    吳管事自戰車上跳下來,躬身相邀:“小域王正在戰域上恭候您。”

    “好!”

    凌風點點頭,穿過人潮,出現在戰域面前,透過古奇門,望著那置身于湖泊上的一位大齡青年,他有青年人的面貌,可卻有如四十多歲人的氣質。

    他面容很平凡,即便是扔在大街上都很少有人矚目,談不上難看,但卻又與俊秀背道而馳,真正讓凌風注意的則是那人身上的氣質。

    他手持一柄羽扇,如利刃一般,邊沿極其鋒銳,可割開虛空,但他雙目溫潤,雙手纖細,如同女兒家一般,更重要的則是這個人從眼睛到雙手都流淌著書生氣質。

    他像是一個文弱的書生!

    小域王!

    凌風一步進入戰域,落在湖泊上,直視著前方小域王,而這時小域王也望來過來,笑容滿面,那笑容很唯美,像是要與夜空融為一體,令人頓生美感。

    小域王氣勢不顯,但僅僅是站在那里,就令凌風有種入畫的感覺。

    “這是個人物!”

    凌風暗自說道。

    “戰神,我等你許久了!”

    “呵呵,我沒有想到小域王竟然起這么早!”凌風歉意的笑了笑。

    “早晨是精氣最充足的時候,此時作畫更容易入畫。”小域王笑著說道:“這是我狀態最佳的時刻。”

    顯然。

    他要在這個時候對決凌風,因為在清晨他的畫才最耀眼。

    “說實話,我很期待小域王的這幅天畫!”

    “那就來吧!”

    小域王項天笑說道:“你戰勝了第九相、小道王,但想要戰

    勝我還要努力一點方可!”

    他不夠謙虛!

    但真正有實力的人便不需要謙虛,他有這等實力與驕傲的資本。

    “好!”

    凌風沒有含糊,當場便祭出了第一星,令其在虛空中盛放,對上小域王這等人物,凌風直接動用了全力,因為敢以古畫入道的人物都不是易于之輩,與其浪費時間,他更愿意徹底激戰,分出勝負。

    嗡!

    第一星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天威,光熱全面盛放,令湖泊轟鳴,若是沒有奇門禁制鎮壓,此刻怕要化為灰燼,就是天上的星辰都要隕落,彎月謫落。

    空間在瓦解,天地在毀滅。

    第一星發生了蛻變,歲月更迭,亙古匆匆,凌風動用了至強天威,要徹底鎮壓小域王。

    然而。

    就在此時,小域王動了,手中的羽扇灑落點點光雨,如同潑墨一般,他以羽扇為畫筆,在虛空中勾勒。

    頃刻間,天穹氤氳,古韻徐徐,自其畫筆間滾滾而出,那星辰那湖泊都成了他畫筆下的生物,攜帶著靈動,噴薄著氣韻。

    在古韻間,有巨山,有猛禽,更有天宮。

    那是一座域!

    靈域!

    于小域王勾勒間,靈域變得真實起來,一閃一獸都無比生動,栩栩如生,像是要活過來一般,氤氳的古氣更如活物,在天地間飄動,流淌著歲月氣息。

    咚!

    當羽扇點落在靈域間,落在巨山山頂,落在風中,落在雨霧間,落在天獸的額頭上,整座靈域如同活了過來,歲月更迭,古獸長鳴,山河流淌,有些磨滅了,有些則拔地而起,插天而上。

    這是靈域!

    更超脫于靈域!

    只因,那是歲月更迭中的靈域,超脫生死界限,大道盡顯,朦朧著的古韻都變得不同了,歲月侵蝕,古韻永恒。

    “去!”

    小域王以羽扇在靈域上拍出了一點,靈域瞬間轟鳴,如一朵云彩飛向了凌風,與那第一星對峙。

    與第九相不同,小域王沒有托大,知曉在天尊境界遠不及凌風,因而動用了至尊天威,潑墨間歲月滾滾,正因這般靈域才能夠活過來,栩栩如生,有這等天威。

    轟隆隆……

    無盡光雨照亮乾坤萬里,人們明白什么是:亮瞎鈦合金狗眼。

    那光雨實在太亮了,亮到許多天尊失明的地步,只有至尊才能夠看清整個戰場,而天尊只能以神覺觀戰,但依舊被灼傷。

    第一星很非凡,光雨無盡,特別是蛻變后,歲月更迭更為可怕,但那僅僅是汲取空間內的時間更迭,而非凌風的時間法則,而靈域則是一座山河,取小域王的時間法則,明顯要更強。

    戰域內,光雨如梭,驚破神天。

    凌風以第一星全面鎮壓,小域王則以“靈域”對峙,彼此磨滅,發出一道道極光,更轟出了一朵朵蘑菇云,轟鳴聲由巨響變成了

    嗡鳴。

    無敵的第一星遇上了勁敵,那“靈域”堪稱防御無敵,竟然真的頂住了第一星天威,這一點就是凌風都很吃驚。

    最終,第一星灰暗了下來,光雨沒有先前那般灼熱了,而靈域依舊閃耀,爆發出極強的氣勢。

    這就是借用與本質的區別。

    要是凌風動用至尊天威,展現時間法則,歲月更迭就不同了,由第一星打出,莫說是小域王,就是直面真正的域王又如何?

    但他忌諱啊。

    “這顆星辰不錯。”

    小域王笑著說道:“頗有氣勢,但如果你想以這顆星辰鎮壓我怕是不夠。”

    (本章完)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