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八百三十七章 天道會的最后一戰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天道會依舊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除了朝廷與天道盟的高層,幾乎沒有人知道,就在天道會剛剛進入白熱化的三天之前,圣閣上出現了一次難得的混亂局面,終日被寒霧籠罩,直到第二天方才散去,至于其中發生的具體事情,估計除了圣閣的當事人,沒有誰能夠說的清楚。

    不過民眾最為關心的,依然是天道會魁首的歸屬。

    最后幾日的戰局變化多端,強如符玉龍這等老牌強者也栽在了素蘭亭手中的紅波綠露雙刀之下,而那三名前圣閣成員也是互相內斗,在易銘戰勝郁長柏,繼而在面對葉星露時主動認輸之后,這最終的決戰,便要從這兩名從一開始人氣就極高的女子身上展開,只是一個是人氣,一個是氣人而已。

    天道盟的投影法陣終于不需要分配各處戰臺的投影數目,清一色的打在了西子湖畔那最耀眼的戰臺之上,其實就算不用投影法陣,所有人也都能通過肉眼將這場戰斗盡收眼底。

    在戰斗尚未開始之時,北冥修已與余昌平以及四大殿的殿主現身于西子湖畔,而高陽嵩也再度親自現身,八名盤龍衛侍立身后,王者之氣一覽無余。

    代表著人界世俗與修行界的頂尖存在,都在這天道會的最后一場悉數現身,可見這一場戰斗對天道會的重要性。

    至少在民眾的眼中,素蘭亭是人界未來的希望,而葉星露是一個可惡的想來分一杯羹的投機者,于是在戰斗開始之前,民間的輿論幾乎是一邊倒,只是現在,卻沒有人敢公開與葉星露叫板。

    在戰斗開始之前,北冥修與高陽嵩都是親自前往與這二位即將爭奪天道會最后榮譽的女子交流,雖是素蘭亭先葉星露后的順序,但不論是北冥修還是高陽嵩,對待二人的態度是一致的,這就代表著他們都認可葉星露前圣閣修行者的身份,難道他們還能公然與這二位叫板?

    沒有人察覺到,在以言語鼓勵葉星露時,三人之間對話的具體內容。

    “到底怎么回事?”

    高陽嵩的面上洋溢著鼓勵般的微笑,心中卻是非常不爽,但也無法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表露出來,于是語氣之中便添了幾分質問般的嚴厲。

    前天他就接到了關于圣閣發生的事情的報告,而他很清楚,原本這樣的襲擊,應該是在今日這個最熱鬧的時候發起的。

    北冥修獨自提前了行動,而且沒有叫他,用腳想都知道,推動這個結果發生的必然是葉星露,北冥府中只有這么一個讓人頭疼,卻對圣閣極為了解的存在。

    他倒不是惱怒于北冥修與葉星露提前行動,完全是因為他們干事情不叫他。

    明明他才是人界真正的領袖人物,這么被蒙在鼓里,實在有些難受。

    “事急從權,一會還有件事需要師兄幫忙。”

    高陽嵩見狀也是無奈,他如何不知事情的真相,北冥修想要他幫忙的事情,他也心知肚明。前日北冥修便派鳳五玄,將他們的計劃和盤托出,此時以言語發難,不過

    是想把葉星露打壓一下而已。

    他幾次想要壓制葉星露的氣焰,奈何自己這個小師弟似乎并不想讓他這么做,就不怕到時候被人家騎臉上,反客為主,鳩占鵲巢嗎?

    無奈之下,高陽嵩只得掛著笑容悻悻退后,任由葉星露將那一個得意的眼神甩在他的臉上。

    北冥修也從容離去,只是眼神與葉星露交匯了一下。

    無論是出于個人情誼還是大局,他都會對葉星露報以絕對的信任,葉星露固然平日里囂張放曠了些,但在關鍵的時候是絕對不含糊的。

    葉星露再囂張,也不會損害北冥修以及北冥府的利益,說句難聽些的,以她為代表的前圣閣成員早已與北冥府綁在了一起,同氣連枝,一榮俱榮,她損了也就只有她損,就算葉星露有野心與**,也不會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因小失大,更不要提她本不是那樣的人。

    圣閣不滅,一切的后續安排都是空談,

    兩人分別回到各自的區域,目光卻也不約而同的察覺到了人群之中那個興奮的姑娘。

    堯崇的妹妹崇茗,這些天每日都很活躍,似乎天道會這種盛事對她的吸引力真的很大。不過她在哪里,荀昊就會在哪里,二人幾乎形影不離,搞得高陽嵩派去的人根本找不到機會與荀昊搭上線,也是這些日子高陽嵩的一個不小的遺憾。

    這些日子,堯崇一家都住在墨梅山莊中,高陽嵩幾次想要親自上門問劍,想到天道會期間這繁多的事務,也只得按捺住心思,堯崇未帶任何護衛前來人界,肯定不是來觀光的,一切都可以在天道會結束之后再細細商談,到時候問劍也不晚。

    他已經等了這么多年,也不差這么幾天。

    在最后一戰開始之前,他只得最后對北冥修送上了最后的提醒:“不要太過相信那個女人,我總覺得她的心中在謀劃一件大事。”

    北冥修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如果這件大事,對這整片天下都有利呢?”

    “總得給你師弟一些信心吧。”

    北冥修微笑道:“而且在北冥府中,我說了算。”

    ……

    西子湖畔的戰臺之上,素蘭亭與葉星露隔著百余米站定,彼此的臉上都掛著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們早已是老相識,當年若無葉星露秋山葵的坐鎮,宜蘭山想要抵抗住郁長柏可沒那么容易。

    葉星露玩味的目光也是很快掃了一眼觀戰人群之中的郁長柏,后者面露苦笑,顯然對于當年之事,他還是記憶猶新。

    “我有些不想和你打啊,要不要我放個水,混混過去得了?”

    葉星露這一句話通過意念傳音,直接落入了素蘭亭的耳中,令得素蘭亭微微一愣。

    自從知曉葉星露三人會參加天道會后,她的心里其實一直想與她們碰上一碰。

    這三位前圣閣入世者,她都有見過。如今隨著天道盟刻意將情報放出,天下人都已知曉,他們有著天道盟客卿的身份,而且也是北冥府

    的內部成員,幾乎可以說是直屬于北冥修的存在,靠著北冥修的這座大山,就是這些民眾也只能用葉星露在戰斗中蹂躪對手的黑點去攻訐她,而不敢將事情再度上升,牽扯到北冥修與天道盟。

    而他們三人的戰斗力,在這場天道會中,已經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郁長柏的蒼焰威力強勁,易銘一身恐怖的肉身力量鮮有人能正面迎接,就是現在的她,也無法保證自己能夠獲勝,而葉星露則是三人中修為看似最低,實則最為難辦的對手。

    她的靈力修為相對較弱,對于靈力的操控卻是細致入微,將整場戰局在對手難以察覺的情況下牢牢把控在自己的手中,而且后手層出不窮,似乎無論用什么辦法都難以將這局面破除。與葉星露戰斗過的修行者,精神上受到沉重打擊的超過半數,便是因為這種看到希望卻又死活摸不到希望的煎熬與掙扎所致。

    葉星露對于局勢的把控能力實在太強,哪怕她手握紅波綠露,又將宜蘭山的武學融會貫通,也沒有戰勝葉星露的把握。

    其實她自己也不清楚,葉星露于她有恩,既是朋友,也是宜蘭山的客人,自己為什么會有著戰勝葉星露的**,直到現在真正與她在這個最終的戰臺上相遇,她的心中才稍稍明白了些。

    葉星露嘴上說著想要相讓,但給她的壓迫感依然很強,因為她根本無法想象得到,葉星露會如何應對她。

    葉星露在賭坊的簡介中,是擅長運用三系術法的法宗修行者,但接下來的評論,完全是一團亂麻,遠沒有其他人來的詳細。

    因為沒有人能夠描述出她的戰法。任何與她戰斗的人,幾乎都是與摸黑瞎打無異。

    素蘭亭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的搖了搖頭。

    她不希望葉星露放水。

    她想要堂堂正正的戰勝這一位,曾經的圣閣入世者,現在的北冥府門客,她的友人。

    如果連葉星露這一關都過不去,未來人界進攻圣閣,她這個宜蘭山主有什么資本沖在前方,與真正的圣閣強者戰斗?

    歸根結底,人界將她的名聲與戰斗力宣揚開去,又請她來參加這一次天道會,就是想要讓她一鳴驚人,用實力打消人們的質疑,令她真正的揚名立萬。

    她相信葉星露看出了這一點,才會展露出放水的意向。

    血戰險勝,葉星露之前的污點會隨著其最終惜敗而被淡忘,她也將憑借這場天道會將自身名望推至頂峰,成為人界修行者真正的標桿,這便是這場天道會想要取得的一大重要成果。

    但如果這個成果,需要葉星露相讓才能摘下,她不愿意接受。

    她微微啟唇,口型無比清晰,旋即面露堅定笑容。

    葉星露也笑了。

    “全力以赴?”

    “如你所愿。”

    葉星露的回答隨著意念落入素蘭亭的腦海之中,只是她心中的另一句話,卻是沒有一同傳出。

    “爭這一口氣,何必呢?”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