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五四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四五)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其他的,就馬超還有曹操來說,他們可就不那么理解了,是啊,這個不錯。來和不來,那肯定都有原因,一點兒沒錯。而哪個,其實都能說出來不少,那是,一下就好幾個,不錯。所以說這個情況也是,兩人不是說都不能理解,對有的勢力,哪怕說沒來,可也并非就理解不了。真說趕不上了,那不都正常,是啊。但是有的勢力呢,那不來,馬超和曹操/他們是

    絕對有意見的,一點兒沒錯。有的勢力不來,是可以理解,但是有的,那找原因什么的,就都是借口了,確實。對于那樣兒的勢力,馬超還有曹操,他們最后是一定會處罰,那必然啊,可不是嗎。典型,那是,不過不是好的、不是積極正能量的,而是方面的、負能量啊,

    沒錯。所以說就和要表揚、表揚幾方勢力一樣兒,馬超還有曹操,他們也一樣兒會批評幾方勢力,抓幾個不怎么樣兒的當典型,一點兒不錯。不過這個到底說是哪幾方勢力,確實是不一定了。反正肯定是不來參戰的,那一點兒沒錯。來參戰的,只要對付北方異族了,就是

    好樣兒的。至于說到底拿出自己家族多少的私兵,這個管不了啊,他們都有自己的想法,那是。多了是要表揚,少了的話,馬超和曹操,他們也不會說什么。還是,來參戰的勢力,那就是好樣兒的,一點兒沒錯。只有那些不來的,能理解的另說、但是找借口不來的,那就絕對是要批評了。而且給馬超給曹操、給涼州軍兗州軍好處了,那也是另說。反正他們是認

    為夠了,確實也不會就批評你一方了,是啊。但是那個也確實,不會說所有不來的勢力都那樣兒。給馬超、曹操、涼州軍、兗州軍,給他們好處的,說起來還是少數吧,這個也是。不會是絕大多數,沒錯。比如說如果有十家勢力沒來參戰,比如說是這樣兒。那么之后他們

    這十家勢力,能有四家給涼州軍和兗州軍、給馬超還有曹操/他們好處,那都多說了,是啊。因此,這個其實也都沒錯,給他們好處的終究是少數,那確實。所以說這個也是,就馬超還有曹操,就兩人來講,如果說真要是勢力有不來的徹底不來,那么他們倒是希望之后得

    到點兒好處,這個肯定是啊。可以說有好處那就比什么都沒有強啊,那是。兩人是想著得到點兒,那其實都好,確實。不過這個,反正到時候的話,那是不一定什么情況啊。說能給馬超還有曹操、給涼州軍和兗州軍他們好處,這個少不了。但是說具體都什么樣兒,那卻是不知道、不清楚了啊。馬超和曹操,反正他們是不知道,這個到底能有多少勢力給他們好處,

    反正那終究是少數,不錯。哪怕兩人都希望多點兒,那也是。可現實就是那樣兒,不會很多,實際上很少,那是。所以說這個就是那么樣兒的情況,到時候就是。只要說阻截住了北方異族,沒讓他們大舉南下、沒成功,那就是馬超還有曹操,他們最希望的,是啊。可以說

    都想著那樣兒,哪怕說是不簡單、不容易,一點兒沒錯。但是也有一點確實是,那就是他們肯定都努力、盡力,確實。至于說最后結果如何,那還真是,自認為不是自己、己方能決定的,沒錯。馬超和曹操,他們有些信心是不假,可現在的勝率,那也還只是五五開罷了。而時候什么樣兒,那卻都不知道、不清楚啊,那是。反正多了少了,其還真是都有可能啊,

    那確實。是都希望到時候己方這邊兒勝率增加,那是。可顯然,那確實不是絕對的。可以說是有那個幾率不假、可一樣兒是有人家勝率增加的幾率啊。所以說這個最后到底如何,那還真是不一定了,沒錯。都是有可能,確實不是說就只有你們一方能增加勝率、人家一樣兒可以,不說說誰的幾率更大,這個還得說到時候看了。反正就現在來說,還是五五開啊,那

    卻沒變過。如果說改變的話,那確實就不是現在這樣兒了,不管說是大漢這邊兒勢力增加、還是說北方異族那兒。反正就是有變化了,到最后他們大舉南下的時候,基本上就會有變化。要說一成不變,那還不是說太可能,是啊。有變化,真心很正常,那一點兒都沒錯,是啊。

    所以這個就是這樣兒,有變化,那幾率很大。可是到底說往哪個方向發展,那倒是不一定了,沒錯。好了就是大漢這邊兒的勝率增加、那么不好自然就是相反的,沒錯。北方異族那兒勝率增大,這個肯定都不好,那是。所以說那確實,就得說是大漢這邊兒的勝率增大,那

    是好事兒。相反的,那確實都是不好,一直都是那樣兒啊。因此,想著己方勝率的幾率增大,這個不管說是馬超還是曹操、也包括北方異族,可以說他們都是那樣兒想法,是啊。哪一方不想著己方這邊兒勝利呢、成功啊,那是。馬超和曹操,他們是想著己方大漢這邊兒的勢力,那是成功,勝了北方異族,那肯定是什么都好。但是顯然,確實不是那么簡單、容易,

    那樣兒。至少阻截住了他們、打退逼退了北方異族,那是。做到那樣兒,確實就夠了,沒錯。最終目的啊,那是,太明確了。阻截住了他們,那就是比什么都好。哪怕就是逼退了北方異族,其實就夠了。讓他們是不得不退回北方自己地盤兒,這個就可以了,是啊。至于說

    大勝什么的,確實就不要多想了,沒錯。就算是有,最多也不過就是慘勝、最好可能就只是個小小勝利而已。不過說實話,對馬超對涼州軍來說、對曹操對兗州軍來講,對他們確實,哪怕是慘勝,那一樣兒是可以接受的,而且還會覺得不錯,那是。所以說這個也確實那樣兒,

    是啊。可那樣兒,他們真心都能接受,也正常,是啊。如果說讓北方異族成功了,大舉南下了,那樣兒的話,馬超和曹操,他們想法就要多了。這個絕對不是什么好事兒,好的沒有、然后不好的一堆,是啊。顯然,這個兩人都是,一點兒不想要啊,沒錯。拼了老命,那也得說是阻截住他們,沒錯。至少打退、逼退了對方,那是。可以說那樣兒的話,第一個涼州軍

    和兗州軍就輕松了,是啊。別看對付完了北方異族,之后馬超就得想著滅曹操兗州軍,這個是必須的。他也知道,哪怕自己不行,自己兒子那兒,那是絕對好使。滅了兗州軍,最后一統天下啊,那是。不過馬超更知道、清楚,其實不出什么大意外的情況下,這個還得說是

    自己就滅了兗州軍。哪怕曹操在,那也沒大用啊,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依舊是無力回天,那沒辦法。可以說這個實力的差距,那是在那兒擺著呢。怎么說也不會是經過了和北方異族的戰事,結果己方損失很多、兗州軍沒損失多少?這個可能嗎?不說他們損失更得多,就不會說比己方少損失就是了,那可一點兒不錯,所以說這個……馬超心里有數,那可沒錯,是。

    畢竟對方的實力,那可不如己方啊,就是。并且還得說,兗州軍士卒的戰力,終究還是沒法和己方比,那是。因此,哪怕己方是對付北方異族的主力,那不假,第一主力。可己方的損失,哪怕說不會少,這個也沒錯。但是兗州軍,他們絕對不會說比己方損失少就是了,是啊。所以說最后的結果,那很大可能,是兗州軍的戰損,那是要超過己方的。這個不是什么

    不可能的事兒,反而還很有可能,甚至就是了。因此,馬超自然不會覺得自己帶著己方不能一統天下了。可以說只要是解決好了北方異族的問題,那么一統天下,確實就是指日可待,沒錯!只是沒那么簡單、容易,這個肯定也是。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這個在馬超那兒看來,

    自己也不是說不能做到,是可以做到的,不錯。所以說他是有信心啊,那可沒錯。而且也真是,這自己不行,可還有自己兒子呢。說起來馬煥雖說是不如自己,那不假,可他卻比曹昂強,這個也沒錯。你說自己兒子不如曹操,那肯定是,但卻比曹昂強不少,這個也是沒錯。

    而只要曹操還在兗州軍一日,那么顯然,這個自己也不可能說不在前面,不可能跑到幕后去,那不是自己性格作風啊。馬超太清楚了,就自己兒子那水平,真心是比不了比不上曹操曹孟德,沒錯。因此,只要后者還在,自己就不可能把大位交給馬煥。除非說曹操不在了,那么這個自己就可以卸任了,是啊。曹昂的話,他真是和他父親沒法比,那不錯。可以說別

    說是自己比他強、就自己兒子,那確實也是強于對方,沒錯。所以說最后的情況就是那樣兒,如果說曹操還在,那么自己就是一步步蠶食兗州軍的地盤兒,最后滅了他們,那確實是指日可待。可曹操一旦是不在了,那么自己也終于是可以休息了,不錯。他兒子成為兗州軍

    之主,那么自己也別去欺負他,一樣兒也讓自己兒子繼承自己大位、大業,那也就是了。畢竟自己是能滅了兗州軍,別說是曹昂,就曹操一直活著,那也照樣兒滅他們,是啊。不是馬超吹,實在曹昂和自己,那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真不是。因此,曹昂要繼承了大位,

    那么在馬超這兒來說,自己不用再對付他了,就讓自己兒子上,那就好。真是,自己可樂得清閑,那沒錯。說起來到時候帶著糜貞隱居起來,馬超覺得是非常不錯的。當然了,他所謂的隱居,肯定不是說誰都找不到他們,那肯定不是。畢竟真要有什么大事兒要找他們的時候,還不至于說找不到了,那是。因此,這個確實,還是可以找到他們的,是啊。那么如此

    說來,馬超就算是去隱居了,可他也不是說那種把什么都藏起來、隱藏起來的,那不是。畢竟自己兒子要真說非找自己不可,顯然,這個還得說是讓他找到,那是。如果真就因為找不到自己而耽誤了什么,那這個事兒就真是。沒什么好的,更多其實還是不好,那沒錯,所

    以……因此,肯定不是說連自己兒子都找不到的那種隱居,那不是。畢竟前期來說,馬超還不會那么做,時機不到啊,就是。只能說等什么時候時機成熟了,那么自然而然,就得說是那么做了,沒錯。開始的時候,誰都保證不了,自己兒子就不會來找自己?反正馬超是一

    點兒都不認為對方肯定不找自己。那確實,不一定啊,為什么一定不會來?那么事實就是,很大可能,會找自己。當然了,更多的,找自己的話,都不是什么好事兒,沒錯。當然了,那不是絕對的。至少馬超就知道,如果說自己兒子一統天下了,那么他是必然要找自己的,沒錯。這個也是必須的,確實。所以說這個不是什么不好的事兒了,反而是個好事兒,那確

    實。而馬超也都那么期望的,一統天下肯定是越早越好,那一點兒沒錯。因此,這個他覺得自己是歸隱了不假,但是自己兒子有什么事兒找自己,必須自己出馬的時候,馬超認為自己當然是當仁不讓了,沒錯。不過一想,自己兒子很大可能,那還不會來找自己,是啊。畢

    竟那樣兒的話,更多的,馬煥自己都知道該怎么去應對、怎么去做,那是。可以說在他那兒,真就是能不找自己,就不會來找自己啊。

    (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