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289章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云淺,你先冷靜下來,這件事情,叔母知道對你打擊太大,可是遲早是要知道的。要是怪罪,你就怪叔母吧。你爹爹自你走后,身體一直不好。前些天,一直連綿的陰雨,你爹爹更是臥床不起。后來,后來……”

    說著二叔母用帕子掩了掩面,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更是泣不成聲!

    這樣的場面,讓花云淺一度以為自己的父親是因為那病而死的。她突然變得很安靜,然后目無表情的看著二叔母:“我母親,她還好嗎?”

    她不知道這句話自己是以何種心情問出來的,之前幻想的所有的美好如今都化作泡影。

    “她……她……”二叔母說話一直吞吞吐吐的,這讓花云淺的心里更是一緊。難道……

    花云淺不敢再想下去,她也不想再猜下去。

    “二叔母,你直說吧,我可以的。”她強撐著鎮定,然后眼神直勾勾的看著二叔母,心里卻十分的希望不要再帶給她任何讓她難過的消息。

    而二叔母的表現,卻十分的讓花云淺傷心。

    “都是二叔母的不是,你母親她因為你父親的去世,精神狀態也不是很好,她吵著嚷著要回老家去,這我也沒有辦法,才安排人,讓她回去的。”

    “老家……”在花云淺的腦海里,不管怎么去想,也是無法回想起曾經那個所謂的老家。她此時感覺自己全身都已經麻木一樣,本是興沖沖的回來,看望自己的父母的。可就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她的心情已經從天上到地下了。

    她憑著自己最后一點點的堅定,對二叔母說著:“可否派人將我帶去看看。”

    “這自是可以的,不過你這么大老遠的回來,先吃口飯再說,我已經命人幫你準備飯菜了。我會盡快幫你安排好的。”

    “那便多謝二叔母了,我想先去看看我父親,另外我還想快點見到我娘。就要麻煩二叔母了!”

    想當初,她是負氣而走的,而且是偷偷走的,如今再回來,便和自己的父親已經是陰陽兩隔。盡管她穿越到這個世界里沒有多久,可是在花府那樣一個爾虞我詐的家庭里,只有他們是一心向著她的。

    她心中此時懊惱萬分,想著要是當初能哪怕多和父親多說一句好話,或許一切就沒有現在那么悲壯了。

    正當花云淺愣神的時候,二叔母似乎也是整理好了情緒一般:“好,云淺,你也不要太悲傷了。以前二叔母做的確實對你不好,可是如今死者為大,我一定會幫你的。你先休息著,待會用飯之時,我會請人來的。”說完,二叔母便已經轉身,準備走了。

    “那便勞煩二叔母了,恭送二叔母。”

    看著二叔母遠去的背影,她眼淚瞬間噴涌而出。

    此時在她身邊的人紛紛上前,特別是云瑯,看著花云淺痛苦的模樣,心也跟著揪到了一起。

    “云淺,哭出來也是好的。不要壓抑著自己,這里也沒有外人,你放心,不管以后怎么樣,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說著云瑯還上前拍了拍花云淺,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其他人也是默默的沒有說話。

    而凌楓霆在府上已經待了好幾日,這幾日,他都在府上轉來轉去,可是依舊沒有任何收獲,今日剛好也是閑來無事,便隨處瞎轉,通過這幾日的摸索,凌楓霆也算是弄清了府邸的情況。

    這府邸大概是有三個院子的,大抵就是三位老爺所住的地方,他也弄明白了花云淺所住的是哪個院子。如今他倒是想去看看花云淺所在的地方究竟是如何的。

    前幾日,他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去花云淺生活的地方去看看,可是如今倒是對去花云淺那里,心里有所膽怯!

    盡管這樣想著,凌楓霆的步伐還是不知不覺的到了花云淺所在的院子。

    此時他正看到二叔母從一個方向走來,于是他先躲避在一處,然后等二叔母走了之后,便順著二叔母走過的地方去看。

    于是他悄悄的走著,并且隨時往四周看著。本來是正常的一個走路,可是卻被他走出像偷偷摸摸來的一樣。

    “將軍,你是……?”

    凌楓霆著實被嚇了一跳,他轉頭才看到一個小丫頭正端著茶杯和他往一個方向走去。

    “沒什么,我就隨便溜達溜達,你是要去哪里啊?”凌楓霆此刻也不知道問些什么好了,明明只是想借著機會,去花云淺所住的院子看看,可是為何要這般的模樣,他心里一再為自己打著氣。

    “哦哦,奴婢去給花少爺送些茶水。”

    聽到這個的時候,凌楓霆本來沒覺得的有什么,可是明明丫頭所去的方向竟然和他要去的方向是一樣的,莫不是因為花云淺回來了。

    此時他心中抑制不住的興奮,本來還以為花云淺本不在這府中,偷摸著來也不想讓別人看到。

    如今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了,或許就可以看到自己盼了很久的人兒。

    “茶水給我吧,我來送給他們就行!”

    “那怎么行啊?”丫頭有些擔心,怎么能讓客人親自動手呢,要是被老爺他們知道了,她又吃不了兜著走了。

    “我說了,我送就我送,休的廢話!放心吧,不會有人怪你的,我會替你說話的!”

    “多謝將軍!”丫頭聽了這個話,心中也算是放松下來了,她便將茶交給了凌楓霆。

    凌楓霆點了點頭,便端著茶水,往花云淺所在的地方走去,而且此時他心中就像是吃了糖一樣的甜,心心念念的人,馬上就要見到了!

    他的步伐一步比一步快,她想快點見到花云淺。

    花云淺此時心情十分的低落,他的父母如今竟然當如此的下場,她也等不及二叔母的安排,自己先讓其他人休息,她默默的準備去祠堂。

    盡管云瑯想跟著,但是一在被花云淺拒絕了。花云淺此刻心里只想著一個人靜靜,云瑯也是知道她現在的狀況,也就如了她的心愿。

    花云淺低頭快步的走著,完全沒有注意到前方凌楓霆已經向他走來。

    而凌楓霆一直在想著待會見到花云淺之時,該如何說,更是沒有注意到前面的路。

    “嘩啦……”

    茶水和茶杯一同滾落到地上。

    “我說你……”說話間凌楓霆抬起來了頭,看了一眼,此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和花云淺就這么再次遇到了!

    而花云淺本來是沒有注意前面的路的,他繼續送的,對不起,但是聽到那三個字的時候,她便聽出來是凌楓霆。

    她也抬頭的時候,四目相對,只是花云淺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干去,眼圈也是紅的。

    “你怎么在這里?”花云淺做夢也沒有想到,她辛辛苦苦找了很久的凌楓霆,竟然能在自己的府上遇到。

    “我……說來話長,你是什么時候回來的?節哀順變!”凌楓霆剛剛組織好的言語,此時腦海里竟然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了。

    他知道花云淺一定是知道了自己父母的事情。

    “我也是剛回來不久,只是最近我的狀態不太好,家里也出了很多的事情,沒有辦法理你了,現在我有事,下次再……”

    花云淺心情很不美麗,雖然很想見到凌楓霆,可是如今……本來遇到凌楓霆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對于她來說,她的父母是最讓她痛心的。

    “我知道的,你現在要去哪里呢,我去哪里?我便跟著你去哪里?放心,我不會說話的,我就想陪著你!”

    凌楓霆怕這一次沒有珍惜,下次又不知什么時候才能遇到花云淺,他心里很害怕。

    “好……”這一次花云淺并沒有拒絕,他也想身邊有個人可以一起談心,而且這個人剛好是他喜歡的。

    最后他們兩個人便一起走著走著。花云淺走在前面,凌楓霆便跟著后面,兩個人一直沉默了很久。

    到了祠堂的時候,花云淺看到自己父親的牌位在那里,他的心一下子就像是被針扎了千別萬遍一樣。

    她一下子就撲倒在那里。

    盡管她是穿越過來的,盡管他們相處的時間并不多,可是他帶給她那么多美好的記憶。

    她曾早早的起來,為自己的父親做古味三明治他曾跟自己的父親撒嬌,父親雖然那么嚴厲,可是對她的好,那是沒話說的。

    可是這一切如今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只有一個孤零零的牌位立在那里。

    他給她親女兒那樣的疼愛,挖空心思為她做了那么多,可是她自己卻什么還沒有做,還在怪罪他,連他生病的時候,都沒有回來,在他最后合眼的時候也沒能看上一眼,還那樣辜負了他們的期望。

    她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盡管跟前是凌楓霆,可是她早已把他當成是自己人一樣。

    她似乎是把心里所有的憋屈都撒了出來。

    凌楓霆看著花云淺的模樣,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拿了自己的帕子,小心的為花云淺擦著眼淚。

    “云淺,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不會離開你的,我錯過了你那么久,這一次如論如何,我不想再錯過!我會像你父親疼愛你那樣去疼愛你的!”

    凌楓霆的話,讓原本已經痛哭流涕的花云淺哭的更大聲了。

    她在為凌楓霆所說的那些話感動,也在為自己父親就那么去了而傷心。

    也不知過了多久,歡迎錢終于安靜了下來,他整理好了自己的意愿,然后看著凌楓霆。

    “你現在是大將軍了嗎?”

    “是啊,不瞞你說,我母親也已經病故了,而我的父親也在不久之前征戰沙場的時候去了!其實我當了將軍又如何?我寧愿他們在我身邊,我寧愿所有都回到從前。”

    聽到凌楓霆的話,花云淺心中也不好受,兩個人如今就如同同病相憐的人一樣。

    “對不起,我在你跟前失態了!”

    “云淺,何必這樣子,我剛剛都說過,在我面前不必介懷!我們去吃些東西吧,看你這樣子應該是很久沒有吃飯了!”

    說著凌楓霆將花云淺參扶起來。可是花云淺卻執意不肯離去。

    “你餓了的話就去吃吃東西吧,我想在這再陪陪我父親生前,我對他沒有好好盡孝,如今……依然是陰陽兩隔!”

    “不要這樣想,至少你還有母親呀,你還有云若啊!而我什么都沒有了!”凌楓霆語氣十分的低沉,連眼光中都帶滿了哀傷。

    “你見到他了嗎?”聽到云若兩個字,花云淺不免多問了一句。

    “嗯,他已經回來了呀,這一次就是他讓我過來的!你父親跟你母親的事,絕非你想的那么簡單,這一次我過來,就是專門來調查的!”

    凌楓霆說完,花云淺便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是嗎?你的話是什么意思?絕非偶然,難道他們是招小人陷害了不成?”

    “什么,原來你什么都不知道啊?”凌楓霆覺得自己后悔說這些話了,本來花云淺就在傷痛之中,如今他再說這些,無疑是雪上加霜,可是又回頭一想,遲早是要知道的,倒不如一下子告訴了便是。

    “我二叔母不是說……是我太傻了!”

    此時花云淺才回憶起來總總的事情。

    似乎一切都沒她原本想的那么簡單,此刻又聽到凌楓霆那么說,她自然是信他的。

    “你父親的事,很可能給你二叔母有關系,你母親或許是被他們安排到其他地方的!云若的父母親也遭了不測。”

    聽到凌楓霆說這些的時候,花云淺氣的牙癢癢的。

    她早該想到的,花云少是什么樣的人,他心里自然是清楚的,如今聽到凌楓霆說到的這些,也不是不可能。

    花云淺氣的身體直發抖,她沒想到,花云少一家竟然已經做到了這步田地,這深仇大恨,她一定會記住,而且一定要有一個說法。

    “多謝你告訴我,俗話說家丑不可外揚,可是如今但是讓你看的笑話。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來辦就行!”

    “云淺,千萬不要跟我客氣,如今我的身份好歹也是一個大將軍,或許能幫得上你的忙。我想花云少那個人絕對是不好對付的,有我在,或許能助你一臂之力!不要推開我好不好?”

    凌楓霆的言語里多加了一絲哀求的味道。

    而花云淺再看他時,便沒有再說話,而且默默的點了頭!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