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千六百零八章 回心轉意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劉協蘇醒過來的時候,感受著全身上下的疼痛,不由得悲從中來,潸然淚下,完全顧不上什么顏面,直接嚎啕大哭。

    種輯趕緊走過來安撫劉協,然而越安撫,劉協哭的越慘厲,何曾吃過這么大的虧,更重要的是這么大的虧吃了,居然連麻煩都找不了,西涼三傻在劉協心中的威懾力,那一直都是非常離譜的水平。

    尤其是等種輯將劉協扶起來,劉協得以從銅鏡之中看到自己的時候,內心的絕望,已經讓劉協有些萬念俱灰的意思了。

    “種侍郎,我們回奉高吧。”劉協帶著哭腔對著種輯說道,什么雄心大志,什么種輯二五仔,什么宏圖霸業,被打的全身上下痛之又痛之后,劉協終于認清了現實。

    相比于那種渺茫的未來,相比于那只是為了爭一口氣的行為,還是現實一點比較好,回奉高,至少想吃什么吃什么,只要不提自己要反攻長安,什么都沒有問題,在家里就算罵幾句,也沒有什么。

    可在別的地方,劉協回憶一下,自己這段時間的遭遇,徹底沒有了繼續的想法,真的,多少條命也不夠這么折騰啊!

    “陛下,我們這就走,這就走!”種輯忙不迭是的說道,對他而言,劉協不管是一時回心轉意,還是徹底心灰意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需要再繼續進行這種作死的行為的。

    說實話,種輯并不怕死,但種輯并不想死得這么沒意義,當年為了劉協不惜和李優做交易,將劉協送了出來,可現在劉協要是因為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沒了,種輯的實在是過不了那個坎。

    因為自己花費了那么多的精力好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就這么被劉協輕易的毀掉的話,那不是證明自己的心血什么的,不都白費了嗎?

    “走,現在就走!”劉協想用袖口抹一把眼淚,然而抬起自己的右臂,發現光禿禿的右臂抬起來,什么都沒有,不由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烏漆嘛黑,衣服也不見了,當即劉協的眼淚就溢滿了下來。

    何曾受過這種屈辱,相比于東王村那邊的情況,這邊對于劉協來說打擊更大,沖擊更盛,然而相比于東王村的時候,劉協還有多余的力量來辱罵,面對西涼鐵騎的時候,劉協連辱罵的心都沒有了。

    偽裝出來的堅硬外殼,靠著那一口氣支撐起來的氣勢,在面對真正黑惡勢力的打擊之后,輕易的被戳破,而戳破了這些東西,劉協萬念俱灰的同時,也再無之前那些多余的想法。

    “陛下,我們去沐浴,換洗了衣物之后,我們就回奉高吧,伏皇后還在那邊等著您啊。”種輯恭謹的說道,劉協能回心轉意的話,那對于種輯來說就再好不過了。

    畢竟并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救出來的家伙,因為對方自己的沙雕行為莫名其妙的變成一個死人,要是那樣的話,那當年自己還不如不救。

    “走吧,就聽種侍郎的。”劉協這個時候也沒有什么種輯是反賊的想法了,被黑惡勢力沉重打擊之后,劉協之前的暴躁想法已經徹底被打滅,認清了現實之后,劉協的心態終于恢復了正常。

    至于之前因為三觀已經有些鬧得不太高興的伏皇后,劉協在被錘爆了雄心壯志之后,也終于認識到了伏皇后的好,決定還是回家冷靜。

    種輯對此頗為感嘆,西涼鐵騎果然是好用,黑惡勢力可比那些地方百姓對劉協吃的沖擊大多了,果然一番堪稱精神毀滅的打擊之后,劉協可算是認清了現實。

    要知道這一路的遭遇,讓種輯很是有些絕望的感覺,哪怕之前出發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每次他調動的駐軍還沒有過來,劉協就一副要完蛋的情況,種輯還是挺慌的。

    說實話,種輯很擔心,以目前這個節奏發展下去,某一次自己將駐軍調過來的時候,劉協已經撲街了,搞不好自己帶著幾百駐軍得跪在地上求劉協不要死,想想那種情況,到底是多么的絕望。

    畢竟這一路的發展趨勢,在種輯看來實在是太邪門了,說實話,接下來如果繼續征召,就算是發生了劉協莫名其妙撲街的情況,種輯都覺得很有可能,要不是知道這是知道劉備和陳曦沒心思針對劉協,種輯恐怕都懷疑從一開始這就是局了。

    故而心知民心向背的種輯,也不太想繼續下去了,再這么繼續下去,會發生什么,種輯真的是沒有一點自信,就算王越能打,自己的智力也算靠譜,但目前這種不斷出現的意外情況,實在是扛不住。

    現在劉協可算是回心轉意了,這讓種輯心情大好,不枉和李傕等人合謀安排了這么一件事,果然將先帝擺平了。

    另一邊李傕三人說跑路就跑路,堅決不在徐州停留,這哥仨雖說之前有些上頭,但回頭冷靜下來也覺得自己貌似做的有些過頭,所以趕緊跑吧,只要跑了,這件事就沒事了。

    對于這哥仨,這等要命的黑歷史,只要不是被大佬當場抓住,那就不算致命,反正他們哥仨別的不多,黑歷史超多,只要沒出人命,就算是有些過線,只要跑出中原,那就沒問題了。

    “盧哥,我們有點事,先跑了,去扶桑加強一趟,我們還會路過這邊的,到時候盧哥記得多準備點酒肉。”李傕盯著烏青的雙眼來到徐州校場,對著老盧招呼道。

    “你們這是又進行了內部訓練啊。”老盧探頭看了看郭汜和樊稠,就明白了這三個倒霉孩子到底是什么情況。

    “稍微練了練手,沒什么。”李傕隨口應付道,而老盧在西涼的時候也見過了這些家伙的訓練模式,故而也沒覺得奇怪。

    “那到來的時候再說,到時候我會給你一個準話,說起來,你們去多久。”老盧帶著幾分思慮的神色詢問道,說實話到現在老盧已經有些和李傕一同離開的想法了,他將事情已經告訴了自己那幾個兒子,而兒子們對于出國奮戰是有點想法的,所以老盧也就有點心思了。

    “個把月的樣子,主要是要乘船。”李傕隨意的招呼道,“到時候我們回來是來徐州,還是去你老家那邊。”

    “兵役沒結束的話,就來徐州,兵役結束了的話,就去我老家。”老盧點了點頭說道,雖說不知道這三個家伙為什么這次這么著急,但是對方突然要走,也必是有事,所以老盧也沒挽留,直接將三傻一行人送出徐州城,然后三傻帶人迅速跑路。

    青州這邊,沒過多久劉備和劉桐就收到了劉協回奉高的消息,這一消息讓劉桐忐忑不安的心態平復了不少,畢竟劉協的那些操作在劉桐看來實在是有些要命。

    對于天下和民心已經有了認知的劉桐很清楚,劉協這種行為很容易激起地方百姓的憤怒,進而含怒出手。

    更重要的是,劉協如果死在這種情況下,劉桐也是沒有辦法報復的,從邏輯上將,這些人是為了維護劉桐的統治,才進行了這種舉動,所以劉桐在得知劉協前往徐州之后就頗為擔心。

    陳曦也知道這一點,故而讓人將相關的情報收集起來,送到劉桐手上,在劉協遇到三傻的時候,劉桐是最激動的,因為三傻的行為是非常不可控的,好在還沒等劉桐殺過去,徐州線報就表示劉協回心轉意,已經回奉高老家去了。

    “可算是結束了,弟弟可算是停止了作死。”劉桐哪怕說這話的時候頗為振奮,可平趴在桌面上的行為也凸顯了這貨的慵懶。

    “殿下哪來的心態說出這樣的話啊。”吳媛看著劉桐無可奈何的說道,在長安的時候吳媛和劉桐接觸的不多,但現在光是看著劉桐一副懶洋洋的儀態,說出極為振奮的語氣,吳媛莫名的覺得反差過大。

    “我是出于親姐姐的心態啊。”劉桐翻了翻白眼說道,隨后緩緩的坐直了身體,嘆了口氣,“雖說其中發生了一些波折,但這樣就真的挺好了,西涼鐵騎那群家伙啊,算了,就當沒看到。”

    “沒想到殿下居然完全沒有找茬的意思。”吳媛頗為感慨的說道。

    “因為沒什么意思,我弟弟本身就是在刀尖上跳舞,如此行徑居然尤不自知,有些時候,有些事情確實是得下猛藥才能解決啊,西涼鐵騎的行為雖說有些出格,但人沒事,回心轉意了就好。”劉桐嘆了口氣說道,“再繼續下去,會遇到什么可真就說不準了。”

    劉桐很清楚目前中原大地上到底有多少奇奇怪怪的家伙,劉協如果繼續如此浪下去,萬一遇到了真正純意志的軍團,很有可能王越和種輯來不及救助,就被無形的意志沖擊給弄死了。

    畢竟劉協的意志真的很脆弱,面對這些從戰場下來的老兵,可能一發只是用來控制的意志穿透,就能將劉協痛死。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