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体育娱乐betway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七百七十四章 誰反對?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張鑫?”

    接到應彩瑩的電話,聽完之后的周安安忍不住眼神一瞇。

    他沒想到,還沒接任學生會會長,就遇到了前世有些熟悉的張鑫被舉報事件。

    擔任院學生會生活部部長的張鑫,長袖善舞,本來有希望在這個學期晉升院學生會副會長,給他的大學學習履歷增添濃重的一筆。

    結果,腳踏兩只船、嗯,應該是換船速度太快扯到腰的張鑫,被他那個始亂終棄的大一學妹給舉報了。

    其實算不上始亂終棄,只不過張鑫有了新的對象,和那位大一學妹分手,結果那個從未談過戀愛的大一學妹太過癡情,始終不想放手。

    先前在男生的tt群里,周安安都已經看到陳杰他們在抱怨那個女生早七晚九守在男生306寢室兩天,不僅要穿著完好之后才能在寢室走動,還要以他們的名義保護張鑫的手提電腦。

    苦等兩天之后,那位流干了眼淚的大一學妹心一橫,直接就鬧到了院學生會。

    生活作風問題,可大可小,但架不住那個大一妹子一哭二鬧三上吊,沒辦法處理的院學生會把事情匯報到了院領導辦公室。

    之后,院辦公室便干脆直接地下了接觸張鑫所有學生會職務、記大過的處分決定。

    “撤銷他的職務,給一個記過處分,不記入檔案。”

    沉吟片刻,不喜張鑫作風的周安安顧及同學情誼,給出了一個意見。

    按照前世的軌跡,這件事情鬧得張鑫的父母都趕到了學校,卻依舊改變不了學院的處罰決定,把處分記入了檔案。

    直到大四第二個學期,張鑫孤注一擲,發奮考上研究生,走了下院領導的關系,才讓自己的大學檔案變得清白。

    一般而言,為了畢業生就業率的數據好看一點,考上研究生或者通過入編考試的學生,學院都會盡量讓他們的履歷看起來清白可人一些,能免的全部都免。

    “好的。”

    聽到周會長的決定,會長助理應彩瑩點頭應是,毫無任何疑問地執行下去,給院辦公室那邊回復了學生會的處理意見。

    至于結果如何,那就不是她考慮的了。

    院辦公室那邊本來是想嚴肅處理的,只是象征性地咨詢一下新任學生會會長的意見,畢竟二本院校的學生會權力有限,更多的是表面形象。

    怎料到,院辦公室的征詢意見稿直接被學生會打了回來,還直接將處分決定改輕了好幾個檔次。

    “張主任,這個學生會那邊是不是搞錯了。咱們院辦公室做出的處分決定,怎么能讓他們說改就改,簡直是豈有此理。”

    負責院辦公室具體事務的青年老師,拿著文件走進了主任辦公室,一臉氣憤地說道。

    對于他們這個二本院校而言,學生會基本上都在校辦公室和院辦公室的領導下,實際一點,關乎學生處分這一方面,決定權都在辦公室這一邊。

    “胡老師發這么大火干什么,什么事好好說。”

    在自己的下屬面前,剛年過三十的張浩保持著應有的領導風度。

    “張主任,我跟你說......”

    認真聽完下屬的講述,上午剛和那位新任學生會會長通過電話的張浩將文件壓下,微笑著說道:“既然學生會那邊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咱們就尊重一下,按照他們的方案來。一點小事,用不著生氣。”

    “我就說嘛,咱們不能......張主任,您剛剛說什么?”

    下意識覺得張主任會維護院辦公室的威嚴,反應過來的胡老師驚愕地追問一句。

    “這個學生會干部的處罰權力,本就是他們的職責。咱們建議一下,主要還要看他們自己的決定,這些都是有規章可循的。”

    對于下屬的心思,張浩自然心知肚明。

    但是清楚一點那位新任學生會會長的身份,有意交好對方的張浩自然將本屬于學生會的權力歸還。

    在院辦公室做了幾年主任,想往上走一走的張浩迫切地需要貴人的助力,而沒有什么背景的他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好了,胡老師,咱們也都是學生時代過來的。處分學生這事,還是為了治病救人,能挽救咱們還是要救的。”

    見下屬還有心結,層次不一樣的張浩語重心長地多說了一句。

    “我知道了。”

    聽出了領導話里話外的深意,胡老師點點頭,沒有再堅持自己的意見。

    他先前的堅持,只是為了維護院辦公室的權威,自家領導都不介意了,他軸個什么勁。

    并不清楚院辦公室里的一幕,此時的周安安抽空從游戲里分出神來,赴了一下張鑫的邀約。

    “我聽說了處分的事,謝謝。”

    獨自和班里的風云人物坐在一起吃飯,張鑫心里無限感慨。

    原本,他覺得自己家境不好,憑著自己的努力未嘗不能趕上對方。

    因此,他平日里結交那些學生會干部,積極參與學校活動,成功進入了院學生會的高層。

    誰能想到,自己一失足便成一生恨。

    學生會的職務被解除還好說,若不是對方幫忙,處分記入檔案,他這輩子可能就完了。

    “不客氣,咱們都是同學。以后,有什么打算?”

    看著眼前沒有絲毫意氣風發的同班同學,周安安心里沒有太多的唏噓。

    既然想做海王,就等承受船翻了的后果。

    這件事也讓他引以為戒,不隨意和妹子談感情,是最明智的選擇。

    談錢,不傷感情。

    談感情,要專一。

    “我準備努力一下,要么考編制,要么考研。”

    前兩天東躲西藏了一陣,經歷一回人生重大挫折的張鑫決定好好珍惜接下去不到一年半的大學時光,為未來拼搏出一條錢途。

    “滋滋滋……”

    手機振動聲響起,張鑫看了下,是之前院學生會的朋友,便接了起來。

    “張鑫,今晚去唱k啊,慶祝你逃過一劫。”

    “不了,我準備考研,接下去要好好準備了。”

    “考研還有一年時間,早得很。我跟你說,今天我們約了舞蹈社的幾位學妹……”

    “咳咳,我等下再給你電話。”

    下意識地看了眼對面眼神望著窗外的同學,張鑫放低聲音,沒有當口回絕。

    “有事?”

    對于漏音版的諾基亞,聽得一星半點的周安安裝作不知問了一句。

    “我朋友說有考研資料給我,讓我去拿一下。”

    說起這個謊,張鑫莫名地有點緊張。

    畢竟,他剛在這個幫了他大忙的同學面前說著要努力,自己卻馬上被世間的誘惑所吸引,實在有些太混賬了一點。

    只是,實在是學妹的誘惑力太大,要努力也不差今晚不是。

    “嗯,努力加油。”

    沒有多說什么,周安安隨意地鼓勵一句。

    他不是對方的父母,沒有義務對對方的人生負責。

    未來的路,都要由自己走。

    “好的,謝謝。”

    辭別周安安,在前臺結了賬,走出兩岸咖啡的張鑫快速撥通了好朋友的電話。

    “呵……”

    拿起溫茶喝了一口,周安安透過玻璃窗看著遠處的東湖,發出一聲意味難明的輕笑。

    “車夢姮,升任副會長,誰反對?”

    周一的清晨,在海州學院校學生會的例行會議上,周安安宣布了自己上任會長的第一號決議。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